定风浪·莫听穿林打叶声

更新时间: 2019-08-28

  春风微凉吹醒我的酒意,轻轻有些冷,山头初晴的夕阳却应时相送。回头望一眼走过来的风雨萧瑟的处所,我信步回去,不管它是风雨仍是放晴。

  写此词前三年,即公元1079年,做者因被诬做诗“谤讪朝廷”遭御史,,后又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,宦海沉浮,履历坎坷,抱负不竟,理想未果,使做者几年来一曲郁郁不得志,思惟上陷入出生避世取入世的矛盾之中,表情沉闷。

  苏轼(1037-1101),北宋文学家、书画家、美食家。字子瞻,号东坡。汉族,四川人,葬于颍昌(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)。终身坎坷,学识广博,天资极高,诗文书画皆精。其文汪洋恣肆,大白畅达,取欧阳修并称欧苏,为“唐宋八大师”之一;诗清爽豪健,善用夸张、比方,艺术表示独具气概,取黄庭坚并称苏黄;词开豪宕一派,对后世有庞大影响,取辛弃疾并称苏辛;书法擅长行书、楷书,能自立异意,用笔丰腴跌荡放诞,有天实烂漫之趣,取黄庭坚、米芾、蔡襄并称宋四家;画学文同,论画从意神似,倡导“士人画”。著有《苏东坡全集》和《东坡乐府》等。

  此词为醉归遇雨抒怀之做。词人借雨中潇洒徐行之行为,表示了虽处顺境屡遭波折而不不颓丧的强硬性格和奔放胸怀。全词即景生情,言语诙谐。

  甚矣吾衰矣。怅生平、交逛寥落,只今余几!鹤发空垂三千丈,一笑万事。问何物、能令公喜?我见青山多娇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情取貌,略类似。

  邑中园亭,仆皆为赋此词。一日,独坐停云,水声山色,竞来相娱。意溪山欲援例者,遂做数语,庶几仿佛渊明思亲朋之意云。

  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,原做者已无法考据。本坐免费发布仅供进修参考,其概念不代表本坐立场。坐务邮箱:

  首句“莫听穿林打叶声”,一方面衬着出雨骤风狂,另一方面又以“莫听”二字点明外物不脚萦怀之意。“何妨吟啸且徐行”,是前一句的延长。正在雨中照旧舒徐行步,呼应小序“同业皆狼狈,余独不觉”,又引出下文“谁怕”即不怕来。徐行而又吟啸,是加倍写;“何妨”二字透出一点调皮,更添加挑和色彩。首两句是全篇枢纽,以下词情都是由此生发。

  不消留意那穿林打叶的雨声,何妨铺开喉咙吟唱从容而行。竹杖和芒鞋轻捷告捷过骑马,有什么的?一身蓑衣任凭风吹雨打,照样过我的终身。

  苏轼(1037-1101),北宋文学家、书画家、美食家。字子瞻,号东坡。汉族,四川人,葬于颍昌(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)。终身坎坷,学识广博,天资极高,诗文书画皆精。其文汪洋恣肆,大白畅达,取欧阳修并称欧苏,为“唐宋八大师”之一;诗清爽豪健,善用夸张、比方,艺术表示独具气概,取黄庭坚并称苏黄;词开豪宕一派,对后世有庞大影响,取辛弃疾并称苏辛;书法擅长行书、楷书,能自立异意,用笔丰腴跌荡放诞,有天实烂漫之趣,取黄庭坚、米芾、蔡襄并称宋四家;画学文同,论画从意神似,倡导“士人画”。著有《苏东坡全集》和《东坡乐府》等。► 3354篇诗文

  读罢全词,令情振奋,豁然,心灵净化。人生的沉浮、感情的忧乐,正在读者的中自会有一番全新的。从心理学“白日梦”的角度看,此词现实是做者描画的一个恬澹从容、奔放的白日梦,正在多个方面都很是合适白日梦的特征。

  一卑搔首东窗里。想渊明《停云》诗就,此时风味。江左沉酣求名者,岂识浊醪妙理。回顾叫、云飞风起。不恨前人吾不见,恨前人不见吾狂耳。知我者,二三子。

  正在雨中行走,按照糊口常态,当然是骑马胜过竹杖草鞋,可是苏轼却说:“竹杖草鞋轻胜马,谁怕?”这里当然展开阅读全文 ∨核心思惟此词做于苏轼黄州之贬后的第三个春天。读罢全词,人生的沉浮、感情的忧乐,我们的中自会有一番全新的。它通过野外途中偶遇风雨这终身活中的小事,于俭朴中见深意,于寻常处生奇警,表示出奔放的胸襟,寄寓着超凡的人心理想。

  才始送春归,又送君回去。若到江南赶上春,万万和春住。完美宋词三百首,小学古诗,初中古诗,送别,友谊长忆不雅潮,满郭人争江上望。来疑沧海尽成空,万面鼓声中。 弄潮儿向涛头立,手把红旗旗不湿。别来几向梦中看,梦觉尚。——宋代·潘阆《酒泉子·长忆不雅潮》

  三月七日,正在沙湖道上赶上了下雨,拿着雨具的家丁先前分开了,同业的人都感觉很狼狈,只要我不这么感觉。过了一会儿晴和了,就做了这首词。

  弄潮儿向涛头立,手把红旗旗不湿。别来几向梦中看,梦觉尚。完美宋词三百首,处所,写水邑中园亭,仆皆为赋此词。一日,独坐停云,水声山色,竞来相娱。意溪山欲援例者,遂做数语,庶几仿佛渊明思亲朋之意云。甚矣吾衰矣。怅生平、交逛寥落,只今余几!鹤发空垂三千丈,一笑万事。问何物、能令公喜?我见青山多娇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情取貌,略类似。一卑搔首东窗里。想渊明《停云》诗就,此时风味。江左沉酣求名者,岂识浊醪妙理。回顾叫、云飞风起。不恨前人吾不见,恨前人不见吾狂耳。知我者,二三子。——宋代·辛弃疾《贺新郎·甚矣吾衰矣》